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正品四不象生肖图 >
华人世界]寻访日本残留孤儿失散亲人陷入僵局
【发布时间:2021-07-19】 【作者:admin】

  欢迎继续收看特别节目《半个世纪的越洋寻亲》。在我们前期的寻亲路上,记者曾经找到了两位同林清藩及他的日本太太一道回台湾的见证人——林有杉和高山正义先生。他们对我们回忆说,当时从铁岭回台湾的四五家人中并没有一个带着一岁左右的小女孩的家庭。由此,我们不禁设想,王维章的小妹妹是不是也同样留在了中国,由好心的中国人抚养。这一信息通过我们的节目向全球播出后,记者收到了大量的反馈信息,而其中的一个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据这位住在铁岭郊区开原的张淑贤老太太说,她是一个被遗弃的日本孩子,被收养的时候刚刚出生,而且年龄同王维章的小妹妹一样,都是

  接到张淑贤老人的电话,记者立刻驱车从铁岭赶往开原。张淑贤老人就生活在这个群山环抱的小村庄。让记者感到惊讶的是,张淑贤是日本弃婴的事似乎众所皆知,并非秘而不宣。

  D:我妈说的,你婶抱一个孩子来,我就跑来了,跑来我就看,我婶说,你别看,别吹风,身上全是汗毛,都娇黄的。

  A:她肚脐没干,脸上的汗毛都是黄的,头也黄,像小毛孩一样,像日本人一样。(。。。)大伙儿都说,这孩子不是咱中国人,好像日本人,就穿的衣裳和脸型,。

  A:当面没有人说,说了她妈不愿意,从来不说你是日本人,临死他也不说,她就怕分心。

  在一家农院里,我们见到了这位老人。乍看上去,老人白皙的皮肤,确实与周围乡亲们黝黑的肤色非常不一样。在这个远离城市喧嚣的小山村,看电视是农闲时最主要的娱乐。可是自从在电视上看到日本遗孤王维章寻找亲人的节目后,张淑贤老人的内心就不再平静。自己会不会就是王维章的亲妹妹呢?

  张淑贤:说你不是你妈养活的,是你,你是捡来的,那时候一说,我就来气,我就骂他们。

  倔强的张淑贤从小最不喜欢听到的话就是自己是捡来的日本孩子,可是她的丈夫张永春却偷偷的跟岳母打听妻子的身世。并把他们的话都记录了下来。

  1945年9月13号,也就是日军战败的那个秋天,地里的高粱刚刚抽穗,岳母的父亲李老头从铁岭办完事往家走,香港神彩网。经过开原的山头堡大桥的时候,一阵婴儿的哭声突然引起了老人的注意。顺着哭声找过去,李老头在一块干净的地方找到了一个蓝色的包袱皮,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个小女孩。

  当时李老头的女儿刚刚失去了自己的新生儿,之前生下的几个孩子也都在很小的时候夭折了。于是李老头便毫不犹豫把这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小女孩抱到女儿家。

  张永春:当时孩子肚脐还没干,刚掉,生孩子有肚脐,彩易博心水论坛刚掉。可能是不到,生了不到10天。

  张永春:她的服装,皮肤色,人家都说是日本人。有知道的,那时候1945年,日本人正撤退的时候,撤回中国,那时候。

  张永春:这上面写的,外边包着蓝色包皮,身穿蓝花布的布衫,青裤子,下半身缠的青色的布袋,裤子,裤腿缠的是青色裤脚。

  这个皮肤白皙的小女孩从此便成了这个农民家庭的新成员,跟随养父的姓有了现在的名字,张淑贤,并受到养父母的百般宠爱。

  A:我五婶对她特别好,她父母对她都特别好,比对她亲养的好,就对她,半夜她起来哭,就在东院里,抱着溜达,对她不是一般的好。

  C:他养父,他抱来以后,他养父没有孩子,生的孩子没活,她吃养母孩子的奶,这么养活她,

  因为几年前的一场疾病,62岁的张淑贤老人现在行走有些困难。由于信息闭塞,留下的关于自己身世的证据又没有多少,于是,多年来寻找亲生父母便成为一个遥远的奢望。

  张淑贤:怎么想,怎么想也得跟人家,再找也难找,也没啥依据,那时候,中日也没和好,找啥啊。

  张淑贤:一那时候就是认为,啥人也没有了,也没看着,那边也没有啥信,咱上哪儿找去,那时候小。

  遗憾的是,张淑贤的养父母并没有留下女孩当年的任何物品,我们也就无法考证她的衣物是否是日本的式样。不过根据老人的丈夫张永春的记录,再比照王维章先生的养父王开田和铁岭时期的老邻居生驹喜惠老人的回忆,我们知道王维章的小妹妹是1945年年底出生,而这位张淑贤老人被捡到的时间却是1945年9月的中旬,被捡到抱养的时候出生才不过十几天。在出生时间这一关键问题,就显然与王维章的小妹妹对不上。因此我们很快排除了这方面的可能。

  就在我们的寻访再次陷入僵局的时候,一位广东姓潘的女士在看了我们的节目之后,认为王维章的妹妹同自己的身世有许多相似的地方,经过认真的考虑,她只身来到北京,想通过科学的手段来鉴定自己的身世。

  潘椿屏:因为我比较喜欢中央台四频道的《华人世界》,我每天都看,就看到这么一条信息,关于日本的遗孤寻找亲人。当初的时候,也是本着一种心情,也很同情这些日本遗孤,节目上说有妹妹有母亲都没有找到,因为我本身也是没有找到亲生父母,我也是一个养父母养大的,所以看到这个节目,就联想到自己,。

  潘椿屏:看了照片之后,感觉到有点相像自己分析,好像有点连带关系似的。因为节目上说,王维章的母亲到过沈阳,而且走的时候带了一个妹妹,但是后来在电视台的报道中说,我记得有一个人说,他妈妈上船之后,没有带一个小女孩走,那据我们分析,应该把这个女孩留在沈阳了

  在还没有记忆的时候,潘阿姨就被自己的养父母抱养。养母把她的生日定在1947年。16岁之前,潘阿姨一直在沈阳居住生活。

  遗憾的是,养父母的过早离世,让潘阿姨没能从他们那里亲耳听到自己的真实身世。不过,亲戚提供的一个信息,让她把自己和王维章先生联系在一起。而这个信息也引起我们的高度注意。

  这个情况都是邻居说的,再有个亲属直接说的,你就是要的,还有个哥哥,姓王。

  经双方同意,我们把潘女士与王维章先生的血液样本送到北京有关部门进行DNA比对。在经过初步检测后判断,两人并不存在丝毫的亲缘关系。寻亲的希望再一次落空了。

  就在记者为这两个线索感到失望的时候,一个知情人给我们打来电话,并且在电话里很肯定地告诉记者,在距离王维章儿时居住的聚兴粮栈不到一百米的一个邻居家,曾经在60多年前抱养过一个女婴,而这个女婴就是我们要找的王维章先生的小妹妹。那么,她,到底是不是呢?